随笔

       深秋,虽然从时间上说是深秋,但温度是远远达不到深秋的,至多只能算是初秋罢。

       考试被安排在倒数第二的靠窗位置,不是什么特别的座位,却因为每天下午四点多那一缕短暂的阳光变得特别。

       随着时间的流动,太阳也逐渐往西挪去,一点一点,若是仔细盯着也看不出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   而到了十六点零几分,阳光穿过鳞次栉比的建筑,顽强地来到我身旁,照在右手的小臂上,正在奋笔疾书涂着答题卡的右手。

       被化学磨得稍显急躁的心情也因为这一抹阳光渐渐舒缓下来。

       要说那阳光有什么感受,也没有什么感受。穿过那么远的距离,被削弱得所剩无几的热量,照在手臂上,不痛不痒,却神奇地拨动了心弦,起了写随笔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 大概是因为秋天,让人也变得思绪多变,“伤春悲秋”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用了吧。

       阳光走得很快,一晃眼的功夫,就是几道选择题的时间,便消失了,仿佛从没存在过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俞溯予予予予 | Powered by LOFTER